两年前的我,一定想不到多年以后,我会无比怀念那个我们曾经奋力想要逃离的地方。也一定想不到,上同一所大学竟然会成为我们故事的最后篇章。

不知道我们当年逃课的地方,如今是否还有才子佳人在那:风花雪月、海誓山盟、生死相许。不知道宿舍里那部每晚拨通你号码的电话如今还记得我们吗,或许还记得,却不认得那种老滋味了。怕只怕,物是人非。

这些年,你住北校北,我在南校南,学校明明不大,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没能见你一面。其实很想见见你,就仅仅是见见你,问一句:宁,好吗?